首页 > 娱乐八卦 > “难听到没冤家”给年轻人指了一条“明路” 买房神曲走红

“难听到没冤家”给年轻人指了一条“明路” 买房神曲走红
发布日期:2017-06-03

“难听到没冤家”给年轻人指了一条“明路” 买房神曲走红 “霓虹闪烁整夜光,掏空身体我还在奔忙,咬咬牙,银行卡,余额都没涨。早晨高峰站台上,等了3班挤不上车厢,上天啊,丈母娘,问我何时买房!”往年2月,一曲“难听到没冤家”的无伴奏男女声合唱《丈母娘叫我去买房》在网上收获一片叫好声。该曲推出不到24小时,点击量就突破了300万。 除了旋律漂亮、唱功一流外,这首“买房神曲”走红还有一个关键要素——买房。 歌曲正式推出时,适逢一线乡村房价继续下跌。依据某二手房买卖平台2016年12月公布的数据,深圳、北京、上海二手房均价区分为4.73万、5.92万、5.32万元/平方米,3个乡村的房屋均价均高过日本首都圈地域,其中北京高房价地域已超越纽约最贵的地域曼哈顿。 “魔镜魔镜你在哪里,我在这里召唤你,我的新家会在哪里,为了梦想我还能怎样去勤劳?魔镜魔镜快快显灵,北上广深行不行,胡同老街弄堂小巷,家的梦想,请为我导航!”“买房神曲”用超梦想的手法,给想要买房的年轻人指了一条“明路”——“问魔102293854jantibacterialuachuang镜”。 创作团队中少数没有买过房子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对《丈母娘叫我去买房》的创作者、上海阿卡主义人声乐团停止了专访。 这支完整依托清唱、无伴奏唱出买房神曲的乐团,其实是一支由音乐教员、数学教员、财务顾问、舞台实施、餐饮从业者、劳务仲裁者等组成的专业团队。“买房神曲”的主创们,少数没有过买房阅历。 上海徐家汇社区文明中心的5楼收费排演室,是阿卡主义团队的流动“据点”。每周二早晨,9名成员会聚集在这里,停止近期演出曲手段创作。这种创作,不运用任何乐器,纯人声。 “这是往终年轻人真正喜欢玩儿的音乐,我们也不例外。”体型圆滚滚的作曲人董文昊是这个团队当之无愧的“导师”,这个毕业于上海音乐学院音乐教育系的高材生,往常在一家既有中职又有高中的教育团体担任音乐教员,“买房神曲”中那段朗朗上口的“调调”就是他的手笔。 他们玩儿的音乐,名叫“阿卡贝拉”,最早根源于中世纪的教会音乐,事先的教会音乐只以人声清唱,并不运用乐器。阿卡主义乐团的名字便是出自于此。 “很多人玩儿音乐只喜欢表现自己,但我们以为,音乐就是音乐,协作进去的才是最难听的作品。”乐团团长詹子贤引见,9名乐团成员大多是豆瓣论坛上的网友,经过小组组成了阿卡主义乐团。 每周二的早晨,是董文昊最快乐的做音乐的光阴。“你刚刚唱高了。”他能在9团体中准确地挖出那个音不准的人,即使每团体唱着不同的声部和曲调。这个衣着嘻哈风外套和瘦腿裤的胖小伙说:“一点不糜费我时间,这个时间我不干音乐,也挣不了几钱。” 他毫不讳言,自己作为音乐教员每月只要数千元的薪水,“玩儿音乐肯定不能是为了挣钱,由于基本挣不到钱。” 这支乐队9名成员中,只要两人在父母全程布置下“买了房”。但实践上,这群以85后、90后为主的年轻人表示,并不在乎自己能否在上海有房子。在这群人脑子里,上海普陀区桃浦地域的房价还停止在两三万元/平方米、“难以接受”的时期。实践上,到2017年3月,普陀区二手房均价曾经是约6万元/平方米。 在繁荣都市中埋头赶路 往年春节前,上海的一家二手房中介平台找到阿卡主义乐团,想要让他们创作一首与买房相关的歌曲,形式不定、曲子不定、题材不限、只需难听。团长詹子贤觉得,是个好主意。 詹子贤是荷兰一家投资基金公司的财务顾问。他的拿手好戏是commovebureautructure(一种口技,用嘴唇、牙齿、舌头、口腔和喉咙的声响来模拟鼓声、节拍及音乐——记者注),阿卡主义乐团的一切演出,都少不了他这个伴奏。 买房神曲中一切的伴奏,局部由詹子贤一人收回。每次排演,他会微闭双眼,在一旁一边打节拍,一边“动嘴巴”。 “稀有无时机做一个有能够成为神曲的曲子,很有应战性。”詹子贤把作曲义务交给专业音乐教员董文昊,作词义务交给高二数学教员、假声女高音声部演唱者张天霖,后者是一名男性。 这个每天早上5:45起床、黄昏6点左右下班挤地铁、算式板书能把自己“粉”一脸的数学教员,想出的第一句歌词就是,“霓虹闪烁整夜光,掏空身体我还在奔忙”。 “每公开班时,正好是上海街头霓虹灯亮起来的时分,外面繁荣得不得了,但其实跟我们一般年轻人真没多大联系。”张天霖任教的学校,位于繁荣的上海群众广场左近。 但每公开班时分,他看到人们埋头看入手机匆忙赶路,很少有人徘徊于繁荣的南京路、淮海路上。由于,消耗太高、家太远。 张天霖每天要从至今没能通上地铁的家里,“赶路”到群众广场下班。“还好我起得早,没赶上地铁早高峰。”他说,不然,用往常时兴的话来讲,“会被挤怀孕”。 27岁的江苏人刘弘毅在上海任务4年了。3月的上海,昼夜温差超越10摄氏度,这个年轻人一般穿一件红色短袖T恤,配一件有着金属揿钮的黑色风衣,加上酷酷的发型,整团体就像“等着被街拍”。 刘弘毅负责演唱男高音局部。每周二早晨排演完毕回到家,至少是早晨10点了。他在徐家汇一家文明传达公司担任演出企划实施,老板把自己位于上海松江区的一套房子拿来给员工们当宿舍。松江,是上海的郊区;徐家汇,是上海最为繁荣的中心商业区之一。 每天,来不及看看徐家汇的美景,刘弘毅就要赶着回松江了。这是很多在上海任务的外地年轻人的生活常态。 过去一年里,上海松江,成为外地人买房的一片热土。这里地铁周边的二手房单价,从2016年终的两三万元/平方米,涨到往常约4万元/平方米。而这里的公办学校,成为外地来沪人员的“抢手货”,有的公办学校招收了超越90%的外地孩子。 当然,这些都不在1990年出世的刘弘毅思索范围内,“房价往常涨得太快,别说买不起了,就算买得起,也不会买。没必要。” “谁会没事去买房” 团长、台湾人詹子贤是第一个以为买房没有必要的团队成员。创作歌曲那会儿,他特公开载了一个房产中介的手机客户端,觉察上海的房价“贵得离谱”。 詹子贤以每月8000元的价钱,租住在上海静安区与长宁区接壤处的一栋约60平方米的公寓里。他用二手房软件搜寻左近房源时觉察,这里的房价近10万元/平方米。 “我不知道上海的年轻人怎样想的,反正我觉得这个担负太重了。”相比买房,詹子贤更喜欢租房,“想住哪里住哪里,想去哪里任务去哪里,多好。人生不能被一套房子约束住。” 异样,比起房子,张天霖更喜欢谈他的学生见到他唱歌时那种“哇”地一下的表情。“他们会好激动,‘张教员’‘张教员’,一个劲儿地叫我。”张天霖偶然外出演出时,会碰到自己的学生,当他飙起假声女高音时,观众会激动地尖叫。 他通知记者,自己往常参与同窗聚会觉察,简直一切同窗都没有买房的计划。自己很少谈起买房的话题,偶然有人起了头,立刻会被一阵阵“买不起”给压下去,“都是二十四五岁的年岁,都102293854jantibacterialuachuang是上海人,反正靠工资肯定买不起,就算命好,父母资助了首付也还不起放款,想了也白想。” 在张天霖的心里,“除非被丈母娘逼吧,不然谁会没事去买房?!” 刘弘毅则通知记者,自己以后就算买得起上海的房子,也不会去买,“没必要,只需租房就行了。有那几百万、几千万的,做些自己喜欢的事多好。” 董文昊很少关心房子,也不知道政府为了抑止高房价出台过几政策。2015年,他的父母给他在上海普陀区买了一套80多平方米的房子,事先每平方米3万元左右,“其实我也无所谓,买了就买了,我也没怎样看过,也没跟中介打过交道,都是我爸妈弄的。” “啊纯真的海螺吹起,彩虹亲吻了天际;啊哎奥呜,啊谁在喜怒哀乐,幸运就突然来了。”阿卡主义人声乐团的下一个计划是清唱应战歌手萨顶顶的《来者摩羯》,董文昊要一边指挥、一边唱歌,“特地”改编。 他的人生字典里,只要做自己喜欢的事,才叫快乐,而买房不是。 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王烨捷 视频编导 周冠伶 王烨捷 根源:中国青年报 ( 2017年03月31日 08 版)